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 新聞資訊 >> 行業動態 >> 官宣:天然氣青銅時代開啟,儲氣建設該如何收場?

官宣:天然氣青銅時代開啟,儲氣建設該如何收場?

來源:天然氣行業觀察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9-05-07

    最近幾天,國家發改委在天然氣行業怒刷一波存在感。

    4月27日,國家發改委就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有關情況舉行發布會。

    4月28日,國家發改委在管網發布2019年一季度天然氣運行簡況,天然氣表觀消費貿易仍保持兩位數增長,但深究之下似乎官宣黃金時代終結。

    天然氣黃金時代雖然終結,但儲氣調峰責任沒有絲毫下滑,發改委強調儲氣指標不得重復計算,而且作為動態發展指標,在2020年以后開展年度指標考核時,以當年實際合同量或用氣量進行核定,離大限也就1年多時間,上游公司、各地政府以及燃氣企業真的能如約完成這項“政治任務”嗎?

    一、官宣:黃金時代終結,青銅時代開啟
    根據發改委2019年一季度天然氣運行簡況,一季度,天然氣產量441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9.9%;天然氣進口量335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14%;天然氣表觀消費量770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11.6%。

    看起來仍然有兩位數增幅,好像還不錯的樣子。

    但深究起來則不然。

    再看看發改委2018年一季度天然氣運行簡況,一季度天然氣產量402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4.2%;天然氣進口量295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41.4%;天然氣表觀消費量690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17.4%。

    對比來看,天然氣產量終于有點揚眉吐氣,同比增長近10%,說明國內氣田還是有潛力可挖。國產氣上去了,進口氣增速便下來了,18年增速41.4%到19年增速降低14%。當然最關鍵的是天然氣表觀消費量增速也將至11.6%。

    前文《最后的狂歡?從年報季看真實的中國天然氣產業》提到過,隨著政策性煤改氣帶來的紅利契機逐漸接近尾聲,中國天然氣消費量增速也將不可避免的同步放緩,直至降低為個位數,不出大的意外(除非國內大面積將煤電切換為氣電),2018年天然氣消費增速將是歷史峰值。

    中國天然氣消費量及同比增速

 

    按照過往的數據來看,不出意外,2019年全年天然氣表觀消費量增速預計差不多就在10%-12%之間。

    遠期來看, BP發布《BP能源展望2019-中國》相對合適,預計2017-2040年間,天然氣消費年均增速4.4%。

    經歷17-18年天然氣高速增長,隨著發改委發布一季度運營簡況,天然氣高速黃金時代基本宣告終結,青銅時代開啟。

    二、一場氣荒引發的儲氣調峰緊急運動

    2017年全國大規模推進煤改氣后,全國天然氣峰谷差大幅拉大,但儲氣調峰能力并沒有同步跟上,2017年便出現了歷史罕見的氣荒,氣荒該怎么辦呢?

    當然是一套組合拳,國產氣增產、進口氣增量同時提高儲氣調峰能力。

    2018年,國家發改委下發《關于加快儲氣設施建設和完善儲氣調峰輔助服務市場機制的意見》,上游供氣企業到2020年擁有不低于其年合同銷售量10%的儲氣能力;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到2020年至少形成不低于保障本行政區域日均3天需求量的儲氣能力;城鎮燃氣企業到2020年形成不低于其年用氣量5%的儲氣能力。同時國家發改委還和各地政府緊急簽訂了民生保供責任書。

    因為2017年氣荒,儲氣調峰一舉成為全國性政治任務。

    三、政治任務的兩面性

   金屬質感分割線 如前文《人間不值得,轟轟烈烈的農村煤改氣值得嗎?》所言,儲氣調峰政策出發點是好的,但存在幾個問題。

    1、  提出的目標是否太高了?

    根據國際天然氣聯盟(IGU)測算,一旦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到30%,則儲氣庫儲氣量需達到天然氣消費量12%;儲氣庫建設投資規模大,按照2020年天然氣消費量約3400億計算,16%儲氣量即為544億方,扣除目前已有的儲氣能力預計還需新建設超過300億方儲氣庫。

    2、  投資代價是否太高了?

    在幾類儲氣庫中,枯竭油氣藏投資成本最低0.84-3.3元/方,含水巖層投資成本2.5-5元/方,鹽穴4.2元/方,LNG儲罐7元/方,平均按照5元/方投資成本計算,總儲氣能力300億方儲氣庫投資成本將達到1500億元,1500億元的投資不說對于上下游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壓力有多大,平均每年可能僅有10%左右的利用率而言投資收益堪憂,如果全部將這部分額外的投資轉嫁到終端氣價中,可以想象終端氣價將提升多高。

    3、  就算不差錢真的能建完嗎?

    地下儲氣庫一般建設周期至少在5年以上,而大型LNG儲氣庫從征地到投運至少也在2-3年左右,政治性要求2020年目標要全部完成基本不具備可能性,就算部分能夠搶工完成,由于不符合正常的建設周期,其中的安全隱患也值得深究。

    4、  前面說到了天然氣屬于危險化學品,而可想天然氣儲氣庫是重大危險源,在全國遍地開花建設儲氣庫真的合適嗎?

    當然后來應該是意識到了問題又發了補充通知,建議各地還是集約化建設。

    5、  能發揮多大的作用?

    18年冬天在上游“加價不限量”的供應政策下,沒有發生類似17年的全國范圍內的氣荒,而在19年國產氣不斷增量、消費量增速下滑的背景下,對儲氣調峰的要求似乎不需要那么高。

    不得不說,其中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所謂的北方煤改氣回退原因,眾多煤改氣的農村用戶天然氣采暖用不起,又重新回歸燒煤,冬季調峰壓力沒有想象中高。

    四、大限將至,完不成將如何收場?

    根據發改委發布會內容,2018-2019年重點是加快開工建設了一批儲調項目,推進了一批管網聯通。曹妃甸LNG接收站儲罐擴建、天津大港LNG調峰應急站、文23和長春地下儲氣庫等一批具備條件的儲氣設施項目已經開工建設,特別想問下這些已開工的儲氣庫項目有多少容量另外能在2020年大限建成嗎?

    發改委同時還強調各方的儲氣指標不得重復計算,而且作為動態發展指標,在2020年以后開展年度指標考核時,以當年實際合同量或用氣量進行核定。

    從目前的進展情況來看,到2020年上游10%儲氣能力應該能完成個大半,重點是許多地方政府和燃氣公司的任務估計難以按時完成,應該還有很多地方燃氣企業在觀望中,畢竟按照要求指標來建設的話,公司現金流可能會被直接拖垮。

    如果完不成會有什么后果?

    按照文件,大體有幾個方面:

    1、對城燃企業,各地在授予或變更特許經營權時,應將履行儲氣責任、民生用氣保障等作為重要的考核條件,對存在不按規定配套儲氣能力、連年氣荒(或供氣緊張)且拒不簽訂購銷合同等行為的城鎮燃氣企業,應要求其加強整改直至按照《城鎮燃氣管理條例》等法律法規吊銷其經營許可,收回特許經營權,淘汰一批實力差、信譽低、保供能力不足的城鎮燃氣企業。

    2、對上游供氣企業,供氣企業儲氣能力不達標且項目規劃不落 地、不開工、進度嚴重滯后的,視情研究核減該企業的天然氣終端 銷售比例,核減的氣量須井口、接收站轉賣給無關聯第三方企業, 不得一體化運營進入中下游或終端銷售。

    問一句,目前形勢下,有人會把接收站轉賣給第三方么?有的話,賣多少接多少。

    3、對未能按照規定履行儲備調峰責任的企業、出現較大范圍惡意停供居民用氣的企業,根據情形納入石油天然氣行業失信名單,對嚴重違法失信行為依法實施聯合懲戒。

    想象一下,到2020年如果嚴查各地儲氣調峰能力建設情況,會不會出現這樣的景象?

    應該又是一出人間喜劇吧。

所屬類別: 行業動態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少林宝藏闯关